經書

二十三、俗人能看僧律嗎

我們在大律中看到,凡是未受具足戒的人,不得偷聽比丘誦戒,否則便是賊住,便成比丘戒障,終身不得出家受比丘戒。后世的高僧,根據這一理由的推斷,以為既不得偷聽比丘誦戒,自也不得偷看比丘大律,并以為佛陀制定此一規矩,乃在維護比丘的尊嚴,尤其是在保護未受大戒者的信心,避免知道了比丘戒的內容之后,不能體察佛陀制戒的圣意,便來妄加輕視。此一觀點為藕益大師等所主張。

  但是,我們還可看出一項神圣的觀點。僧團中于誦戒集合時,小眾出家弟子都可參預,唯于開始羯磨法時,才將未受大戒者遣出。另有每作羯磨,皆不許小眾參預,即使參預,也得遣置于眼見耳不聞處。再有菩薩戒弟子,規定半月誦戒布薩,并且七眾菩薩皆可聚集一處誦戒布薩,但于舉行羯磨法時,除了比丘大眾,余皆必須退出,原因是只有受了具足戒的人,才有羯磨法。羯磨法之所以成為秘密,主要是在比丘誦戒中的出罪舉罪與悔過,為了防止小眾及俗人對比丘的輕慢,所以不許參加。

  如以后一觀點而論,未受大戒而先看大律,只要是以信敬的心看律,只要不偷聽比丘的羯磨法,便不能構成賊心入道的罪名。所以在南傳的泰國,不唯不禁止居士看律,并且鼓勵居士們看律,當然,泰國的居士,多半也曾出過家的。他們還是可以隨時再去出家。即在中國,自古以來的高僧之中,也有好多是在未出家時便看過大律的,許多在家的大善知識,閱藏之時,大律當然也是他們閱讀的對象之一。佛法重在制心,若無破壞佛法之心,而來看律,自也不致成為戒障。此一觀點,靈芝律師頗有見地,弘一大師亦予同意。(見弘一大師‘徵辨學律義八則’)

  不過弘一大師也曾說:“若欲覓求律中,有制未得戒者,必須學比丘律之明文,乃不可能之事。”未受戒或未得戒的白衣,好心看了比丘律,固然未 即成‘賊住’的罪名,但是比丘律乃為比丘所制,居士用不著研究,也不必研究。因為凡夫總是凡夫,看了比丘律,難免不將比丘律的尺度用來衡量現前的比丘生活,故也難免不會生起輕忽比丘的心理,若果真是如此,“賊住”的罪名,也就不難構成了。

經書搜尋

推薦點閱
榮耀歸於真神
帶領我歸家,父阿
田信国都市佛曲
十一面观音根本咒
南無阿弥陀佛
會員登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