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龍樹菩薩聖誕

今天是農歷七月二十四,龍樹菩薩的聖誕。 我在一個賓館的大廳遇到了一位出家人,繁華的城市化緣的出家人不少。出家人給我講解了龍樹菩薩,出家人說:“龍樹菩薩者,出南天竺梵志種也。天聰奇悟,事不再告。在乳哺之中,聞諸梵志誦《四韋陀典》,各四萬偈,偈有三十二字,背誦其文,而領其義。弱冠馳名,獨步諸國,世學藝能、天文地理、圖緯秘谶,及諸道術,無不悉練。

契友三人,亦是一時之傑。相與議曰:“天下義理,可以開神明、悟幽旨者,吾等盡之矣。復欲何以自娛?騁情極欲,最是一生之樂。然諸梵志道士,勢非王公,何由得之?唯有隱身之術,斯樂可辦。”四人相視,莫逆於心,俱至術家求隱身法。術師念曰:“此四梵志,擅名一世,草芥群生。今以術故,屈辱就我。我若咒法授之,此人才明絕世,所不知者唯此賤法,若得之便去,不復可屈。且與其藥,使日用而不知,藥盡必來求,可以術屈為我弟子。”各與青藥一丸,告之曰:“汝於靜處,用水磨之,以塗眼睑,則無有人能見汝形者。”龍樹菩薩磨藥聞氣,便盡知藥名、分數多少,锱铢無失。還語術師,此藥有七十種,分數多少,盡如其方。藥師問曰:“汝何由知?”答曰:“藥自有氣,何以不知?”師即歎伏:“若斯人者,聞之猶難,而況相遇?我之賤術,何足惜耶!”即具授。

其四人得術,隱身自在,入王宮中。宮中美人,皆被侵陵。百余日後,宮中人有懷妊者,以事白王。王大不悅:“此何不祥,為怪乃爾?”召諸智臣,以謀此事。有舊老者言:“凡如此事,應有二種,或是鬼魅,或是方術。可以細土置諸門中,令有司守之,斷諸行者。若是術人,足跡自現,可以兵除。若是鬼魅,則無跡也。鬼可咒除,人可刀殺。”備法試之,見四人跡。即閉諸門,令數百力士揮刀空斫,斫殺三人。唯有龍樹,斂身屏氣,依王頭側。王頭側七尺,刀所不至。是時始悟欲為苦本,眾禍之根,敗德危身,皆由此起。即自誓曰:“若我得脫,當詣沙門,受出家法。”

既出入山,詣一佛塔,出家受戒。九十日中誦三藏盡,通諸深義。更求異經,都無得處。遂入雪山,山中深遠處有佛塔,塔中有一老比丘,以摩诃衍經與之。誦受愛樂,雖知實義,未得通利。周游諸國,更求余經。於閻浮提中,遍求不得。外道論師、沙門義宗,鹹皆摧伏。即起驕慢,心自念言:“世界法中,津途甚多。佛經雖妙,以理推之,故有未盡。未盡之中,可推而演之,以悟後學。於理不違,於事無失,斯有何咎?”思此事已,即欲行之。立師教誡,更造衣服,令附佛法,而有小異。方欲以無所推屈,表一切智相。擇日選時,當與諸弟子受新戒、著新衣,便欲行之。獨在靜室,水精地房。

大龍菩薩見其如此,惜而愍之,即接入海。於宮殿中開七寶藏,發七寶函,以諸方等深奧經典,無量妙法,授之龍樹。龍樹受讀,九十日中,通解甚多,其心深入,體得實利。龍知其心,而問之曰:“看經遍未?”答言:“汝諸函中經,甚多無量,不可盡也。我所讀者,已十倍閻浮提。”龍言:“如我宮中所有經典,諸處此比,復不可知。”龍樹即得諸經一相,深入無生,三忍具足。龍還送出。

時南天竺王甚邪見,承事外道,毀謗正法。龍樹菩薩為化彼故,躬持赤幡,在王前行,經歷七年。王始怪問:“此是何人,在吾前行?”答曰:“我是一切智人。”王聞是已,甚大驚愕,而問之言:“一切智人,曠代不有。汝自言是,何以驗之?”答言:“欲知智在說,王當見問。”王即自念:“我為智主,大論議師。問之能屈,猶不足名。一旦不如,此非小事。若其不問,便是一屈。”遲疑良久,不得已而問之:“天今何為耶?”龍樹言:“天今與阿修羅戰。”王聞此言,譬如人噎,既不得吐,又不得咽。欲非其言,復無以證之。欲是其事,無事可明。未言之間,龍樹復言:“此非虛論求勝之談。王小待之,須臾有驗。”言訖,空中便有干戈兵器,相系而落。王言:“干戈矛戟,雖是戰器,汝何必知是天與阿修羅戰?”龍樹言:“構之虛言,不如校以實事。”言已,阿修羅手、足、指及其耳、鼻,從空而下。又令王及臣民、婆羅門眾,見空中清除,兩陣相對。王乃稽首,伏其法化。殿上有萬婆羅門,皆棄束發,受成就戒。

時有婆羅門,善知咒術,欲以所能與龍樹诤勝,告天竺國王:“我能伏此比丘,王當驗之。”王言:“汝大愚人。此菩薩者,明與日月爭光,智與聖心並照。汝何不遜,敢不推敬?”婆羅門言:“王為智人,何不以理驗之,而抑斷一切?”王見言至,為請龍樹,清旦共坐政德殿上。婆羅門後至,便於殿前,咒作大池,廣長清淨。中有千葉蓮華,自坐其上,而诃龍樹:“汝在地坐,如畜生無異,而欲與我清淨華上大德智人抗言論議?”爾時龍樹亦以咒術,化作六牙白象,行池水上,趣其華座,以鼻絞拔,高舉擲地。婆羅門傷腰委頓,歸命龍樹:“我不自量,毀辱大師。願哀受我,啟其愚蒙。”

有一小乘法師,常懷忿嫉。龍樹問之言:“汝樂我久住世否?”答言:“實不願也。”退入閒室,經日不出。弟子破戶看之,遂蟬蛻而去。去世已來始過百歲,南天竺諸國為其立廟,敬奉如佛。其母樹下生之,因字“阿周陀那”。阿周陀那,樹名也。以龍成其道,故以“龍”配字,號曰“龍樹”也。(依《付法藏傳》,即第十三祖師也。假餌仙藥,現住長壽二百余年,住持佛法。其所度人,不可稱數。”

出家人看到我對佛法感興趣,繼續說:“ 龍樹菩薩的六部論,就是:《中觀論》、《精研論》、《回诤論》、《七十空性論》、《六十正理論》、《寶鬘論》。龍樹菩薩造論方面本來很廣泛;有世間性的,如《般若百論》等,廣說人世間立身處世的道理與說明菩薩處世利生的方便。如《方便百論》等,則闡述醫理、明菩薩濟世治病的方法。這都是五明中的共同學處;有贊頌性的,如《出世贊》、《法界贊》、《三身贊》、《般若波羅蜜多贊》等,廣述三寶的微妙功德,令眾生界未信者信,信者增長;有屬密法的,如集密的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等。在顯教方面:又有解釋大乘經文的,如《大智度論》、《十住毗婆沙》、《稻稈經釋》等。有解釋大乘經義的,這裡又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博引各種大乘經中相應文句來成立甚深中道了義的,即《集經論》,其中廣引《十萬頌般若經》、《菩薩藏經》、《三摩地王經》等無量大乘經文,用以成立緣起性空甚深中道,是為如來一代時教中的究竟了義;另一種是用種種破立道理,成立緣起性空甚深了義的,即現在所要說的六部理論。

這六部類又可分為兩類:一類是以宣說遠離有無二邊之緣起真實義為主的,有四部論;一類是以宣說要用不墮有無二邊之中道方能解脫生死為主的,有二部論。宗喀巴大師說,這六部論,是求解脫和求成佛人的指路明燈,也是看清那是正道和那是歧途的慧眼。六部論中尤以《中觀論》最為殊勝,論中指示出了正理的門徑,闡顯緣起性空甚深了義,是研究中觀的根本經典著作。”

他還對我說:“ 佛教常識八正道是: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不邪謂之正,通達無阻謂之道。正道者,能令眾生苦集永盡,達於涅盤寂靜的聖賢境界,故八正道亦稱八聖道。 ”聽完出家人給講解的龍樹菩薩,我內心十分感激這位出家人,晚上我請出家人吃了齋飯,吃完飯,他到城市附近的一個大寺院裡打坐去了,看著出家人遠去的背影,我感到佛法無邊,只有佛法才能挽救這個很不和諧的世界。
會員登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