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圣巴西略與圣額我略·納齊盎主教圣師

 

圣巴西略/圣額我略·納齊盎

 

12

 

(凱撒利亞主教圣師St.Basil the Great

 

  329年,巴西略生于小亞細亞卡巴多喜亞省的凱撒利亞城。父親圣大西略,母親圣婦愛彌利亞,弟兄姊妹共十人(弟兄姊妹中列圣品者有:圣額我略·尼撒、圣女小馬克利納、圣伯多祿等)。

 

  圣巴西略幼年時,由祖母圣婦馬克利納撫養成人,先后在君士坦丁堡、雅典等著名學府讀書。同學中,有圣額我略·納齊盎,二人成為莫逆之交。巴西略在君士坦丁堡終日閉門讀書,從不出外游玩。圣額我略·納齊盎說:“城里的街道,巴西略只認識兩條,一天是通往學校的,一條是通往圣堂的。”

 

  巴西略學業完成,返回凱撒利亞,一度在學校執教;受了胞姊圣女小馬克利納的感召,立志棄家修道。圣女小馬克利納管理家務,教養弟妹,弟妹都長大成人后,她同寡母和別的熱心婦女,共度隱修生活。

 

  圣巴西略遍游埃及、巴勒斯坦、敘利亞、美索不達米亞等地,考察獨修生活的制度。回到家鄉后,一個人獨居隱修,念經讀書。不久,許多人(包括他的胞弟圣伯多祿)拜他為師,請他指示靈修生活。巴西略給他們擬定會規,這會規以勞作、讀書和祈禱作基礎,后為東方各修院所采用。巴西略在東方修會的地位,正如圣本篤在西方修會一樣。

 

  那時候,亞略異端在東方肆虐,信仰異端的君王迫害正統教會。公元363年,巴西略領受六品和司鐸圣職,往本都創立分院。公元365年,巴西略應圣額我略·納齊盎之請,重返凱撒利亞,協助正統教會,反抗異端勢力。

 

  有一年,凱撒利亞發生大旱,災民饑餓難耐,巴西略除將母親的遺產全部撥充救濟費以外,每天親自在救濟所圍著布裙洗菜煮飯,給災民發放食物。公元370年,凱撒利亞主教出缺,巴西略當選繼任。凱撒利亞主教的職位是很重要的,轄區有五十個行政單位,主教可以向異端分子展開大規模的理論上的反擊。所以他的新任命一發表,異端分子自華倫斯皇帝起,相顧失色,圣亞大納削等正統神職人員深慶得人。

 

  巴西略就任后不久,華倫斯皇帝親往凱撒利亞,脅誘巴西略向異端分子妥協。巴西略表示:邪正勢不兩立,他對亞略異端決不肯保持緘默。凱撒利亞總督回稟皇帝道:“這個人(指巴西略)天不怕,地不怕,只有用強暴手段對付他。”可是皇帝怕激起輿論反對,不敢對巴西略使用強力。

 

  華倫斯一連三次要把巴西略放逐到遠地去,每一次詔書起草了,準備提筆簽名的時候,那只筆自動折斷。華倫斯知天意難違,不敢驅逐巴西略,悄然離開凱撒利亞。

 

  巴西略一面抗拒亞略異端,保衛信道,一面全力推展本區教務。他每天早晚兩次向信友講道,聽眾人山人海,座無虛席。巴西略提倡每天日出前,信友在圣堂里共唱圣詠。圣人在凱撒利亞城外,造了一所醫院,收容貧苦的病人。

 

  巴西略體弱多病,可是他常往教區各地察視,督促神職人員和教友盡好本分,熱心恭敬天主。

 

  圣亞大納削逝世后,巴西略成為反抗亞略異端的惟一領導人物。他聯合各地教友,撲滅異端。可是他的工作成績,并不美滿,他常常自嘆道:“因為我是一個大罪人,所以我每一件事都失敗。”

 

  公元3788月,華倫斯皇帝出征,傷重身死。新君嘉新登基,迫害圣教的運動,至此告一段落。那時,這位畢生保衛圣道、與異端作戰的武士,已病如膏肓,第二年11日安逝,享年49歲。噩耗傳出,全城居民,包括異教徒,猶太教徒,不分國籍,莫不哀悼。

 

  七十二年后,加采東大公會議表揚巴西略。大會宣言有這樣一段文字:“偉大的巴西略,向全世界傳揚基督的真理……”巴西略是圣教歷史上第一流的講道員之一。

 

  巴西略逝世日期為11。所以東方教會每年11日舉行紀念圣人的瞻禮。

 

  巴西略叮囑神職人員和教友盡好個人的本分,對神職人員的資格限制甚嚴。巴西略對待仆人,苦口婆心,開導他們悔過自新。他在講道中譴責為富不仁的人,說道:“你們常以錢財不敷個人需要為借口,不肯做善舉,可是你們手上閃閃發光的指環,證明你們完全是說謊者。你們把手上一雙指環卸下,就可以拯救多少債務人出獄;你們把身上一件衣服脫下,可以使多少衣不蔽體的窮人獲得溫暖。”巴西略也是對那些中等階級的人說:“你們以為自己是窮人,比你們貧窮的人還多著呢!你們家里有十天的糧食,可是那些赤貧的人,家無隔夜之糧,那才是真正的窮人呢!你們不要考慮太多,把你們多余的,施舍給貧人吧,不要將個人利益放在公共利益之上,你們應當慷慨大方……”

 

 

 

 

圣額我略·納齊盎(國瑞·納祥St.Gregory Nazianxen

 

  圣名額我略,329年,納齊盎本是他的誕生地,后人稱他為納齊盎以區別教宗額我略父親圣長額我略。圣人母親是圣婦農納,父親本是外教人,被母親勸化,領洗入教,夫婦二人熱心敬主。長額我略后來領受鐸品,任該城主教,凡45年。

 

  納齊盎自幼受著良好的家庭教育。圣婦農納給兒子打好了圣化生活的基礎,他日后榮列圣品,并非偶然。

 

  納齊盎先后在凱撒里亞、亞歷山大里亞、雅典各學府學習。

 

  他從埃及搭船往雅典的時候,中途突遇大風,船幾乎覆沉,納齊盎很緊張,因為那時他尚未領洗。到了雅典,他和圣巴西略成了莫逆之交。

 

  他求學時代,本來準備當律師,可是后來立志獻身事主,那是他已經30歲。

 

  巴西略在本都隱修,聽到這消息,就寫信叫他來,共同隱修。兩位大圣師攜手合作,編寫了許多神哲學的著作,給后世樹立了隱修生活的典型,由圣本篤介紹到西方。

 

  那時納齊盎的父親,年逾八旬,他叫納齊盎暫時放棄隱修生活,管理教務。老父又要他領受鐸品。他非常恐慌,他覺得自己那樣德薄能淺,不配領受神品,就逃到巴西略那里。過了兩個月,納齊盎認識到這樣做是不對的,毅然回到老父處,負起神圣職務。后來他寫了一本書,研究司鐸神品的性質,后世學者,自圣金口若望圣額我略以至今日的學者,凡論司鐸神品的論著,都以該書為主要參考資料。

 

  納齊盎的胞弟圣凱撒洛,胞妹圣女高果聶相繼去世,圣人手足情重,不勝悲痛,親撰悼詞,情文并茂。這兩篇論文,至今還保存著。

 

  370年,圣巴西略當選凱撒利亞宗主教。鼓吹亞略異端的華倫斯皇帝,認為圣巴西略是阻撓亞略的主要敵人,故意將卡巴多喜亞分為兩個省,借以削弱巴西略的權利。可是圣巴西略針鋒相對的答復到:“劃分省區,不影響圣教會轄區范圍。”同時,為了粉碎皇帝的陰謀,祝圣納齊盎為主教,委任他管理一部分教區。兩人通力合作,抗拒亞略異端。

 

  納齊盎升主教后,留駐納齊盎城,協助老父治理教務。老父去世后,他等新主教選出,便悄然引退,在塞琉西亞隱居了五年。

 

  華倫斯皇帝死后,教難平息,君士坦丁堡被亞略異端分子盤踞了340年,教務飽受摧殘,需要干練人才振興。納齊盎眾望所歸,被派為該城主教,圣納齊盎雖然酷愛隱修生活,可是為了教會的利益,慨然接受任命。

 

  他到君士坦丁堡的時候,穿著破舊的衣服,頭禿背曲,君士坦丁堡的人,根本瞧不起他。可是他,耐心推展教務,他把住屋改成圣堂,取名“再生”,以示圣教復興。可是亞略異端分子,想盡方法陷害他,侮辱他,把他扭到衙門,用石塊向他擲擊。納齊盎非常鎮定。他說道:“你們依仗人多,我依仗正義,你們盤踞教堂,天主和我站在一起。”

 

  他的傳教工作,有了起色,許多知名人士,紛紛與他結交。圣熱羅尼莫也從敘利亞來,在他門下受業。

 

  380年,戴沃多塞皇帝領受洗禮,洗禮由正統主教主持,皇帝頒詔。

 

會員登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