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圣若翰.維雅納亞爾斯本堂神父(8月4日)

圣若翰.維雅納亞爾斯本堂神父(8月4日)

 

──菲利普.卡羅門 著 黃若瑟 譯

 

1854518,伯明翰主教伯納德.阿爾索恩閣下拜訪了68歲的亞爾斯本堂神父若翰瑪利亞維亞納。二十多年來,這位本堂神父已經在法國聞名遐邇。主教創進了小教堂,他的目光首先落在了本堂神父的頭、臉和萎縮瘦削的體態上。阿爾索恩主教說:“他當時在念日課,他的臉不大,灰黃色,顯得虛弱;嘴角周圍布滿了富于表情的痕跡。他的稀疏的頭發像雪一樣白,寬闊的前額顯得蒼白、光滑又輪廓鮮明,他的眼睛深陷在薄薄的眼皮里。”

教堂里很擁擠。本堂神父拄著一根拐杖,身體靠在教堂中央的一根柱子上,開始講道理。本堂神父愉快的神情和充沛的精力使阿爾索恩主教大為吃驚。“當神父談到使罪惡的時候,他的聲音輕柔而又銳利,他的聲音由于非常痛苦而升高,他的皺縮的手放在兩眼之間,凹陷的眼窩閃爍著光芒。他講了二十分鐘,他的話簡單明了、灑脫、生動。隨著題目的轉變,抑揚頓挫的語調、多變的動作都油然而生,仿佛是一位天使通過一個衰老的軀體在講道。”

講完道理以后,本堂神父像往常一樣又頂著烈日去拜訪一位生病的本堂區教友,神父的身后還緊跟著一大群人。

阿爾索恩主教很想看看本堂神父的住宅。他發現神父的住宅里空蕩蕩的,破舊不堪,僅有幾件家具,睡覺的床又小又硬。主教在這里一直等到神父回來,然后兩人談起了英國天主教會的情況。本堂神父說,“我相信英國的教會將會恢復它昔日的光彩。”主教臨走之前,請神父聽自己的告解。“在每一個容易產生質疑的地方,他的詢問簡潔,富有洞察力但同時又充滿了仁慈、寬厚……在每個具體的地方,他都作出具體的、簡單明了而又令人滿意的指示。聽完告解之后他五若給我聽告之前,跪在我的旁邊,我感到那真是充滿圣寵的時候。”

童年

若翰瑪利亞維亞納生于178658日午夜前。生于離里昂市約六英里的達地利。他的家族幾代人有一個農場。在法國大革命之后的動亂時間,他們全家人依然保持著傳統的天主教教友的熱心。他的父母曾向一位名叫本篤若瑟拉巴爾的乞丐圣人提供食宿,而后收到他的一封感謝信。這位圣人在維亞納出生前三年死于羅馬終年35歲。拉巴爾圣人曾幾度入修會都被拒絕接納。因為他太年輕或許太柔弱,也許由于性格氣質上還不夠成熟穩定。后來圣人就畢生各處去朝圣。

從七歲起,若翰瑪利亞維亞納就開始在農場里幫著干活兒,通常是看守羊群。由于受到當時政府的迫害,不時有神父或修女來到維亞納的宅尋求避難。彌撒往往只有幾位神父,但還是能夠為信友們舉行圣事。維亞納一直等到11歲才獲準開初領圣體。他后來說:“我將永遠記住我初領圣體的時刻,那是在我家的一個大掛鐘下面舉行的。”后來,他被送往三英里外的祖父母家去接受初領圣體的進一步教育。那時正值翻曬干草季節,當時他13歲。

他似乎已經想到了要成為一個神父。當他還是一個小孩子的時候,就經常在馬棚里秘密地祈禱;在地里干活兒午間休息的時候,他躺在地上裝作睡覺而卻在祈禱;從一開始他就把司鐸的職務看作是一種祈禱的圣召。

但是當司鐸可以說是不切實際的空想,他受的教育很少。他的父親瑪竇最近剛剛給他的女兒凱瑟琳辦了嫁妝,因此沒錢能用來支付他的學費。然而兩年后,他的父親同意維亞去他母親的家里以便能夠繼續讀他的小學課程。在學校里他的進步緩慢,他打算棄學回家。絕望之余,他準備去多芬的路維斯朝拜圣墓(圣若望弗朗西斯瑞吉斯──一位耶穌會的傳教士)。他上路了,沿途乞討。這也許是受到了他曾聽說過的本篤若瑟拉巴爾的事鼓舞。但是別人把他看作一個賊,而拒絕向他提供食宿。在朝圣期間,他了解到那些真正的窮人的境遇,所以日后他曾把一雙新鞋贈送給了一個乞丐。

為了成為神父而學習

1806年若翰瑪利亞維亞納開始了日后當神父的學業。他受教育于查爾斯 巴萊──一位年約55歲的教區神父。在恐怖時期,巴萊神父在里昂周圍的農村幫助信友們保持了信仰。為了部分被挑選在神父的住宅內學習的徒弟有可能日后成為修道 院的必修課程──拉丁語和別的科目。

維亞納已經20歲了。他發現學習很困難,一切都不順利。首先,他病得厲害以至于他不得不被送回家。后來,當他康復以后,他收到了應征入伍的通知書:他須加入一支即將動身去西班牙的分遣隊。根據拿破侖與教宗庇護七世1803年簽署的宗教事務協約──該協約當時正在實施中,修道生們被免除了兵役。可是出于疏忽,維亞納的名字沒有被存入修生檔案。18091026,他加入了里昂的兵營;不料兩天后卻又發燒病倒了。當他第二年一月康復歸隊時,他發現他所屬的分遣隊已經動身去了西班牙。他設法追上部隊,不料在途中他發起燒來。一位陌生人救了他并把他帶到朋友們的家中。第二天他被送往馬德琳森林附近的萊斯諾斯市,在那里他被市長的親屬收留下來。他對這個地方產生了好感。在他的中年末期,曾一度想退休再去那里。他曾寫信給照料過他的寡婦說,“我打算死在你們中間,要么死在沙特勒茲修道院里。”十四個月以后,他被免除服兵役的決定得到了批準。因此他可重新在巴萊神父門下繼續中斷了的修道院課程。

181310月,維亞納已被認為有資格進入里昂市的圣愛瑞紐斯大修院。但是他的拉丁語水平依然很低,因此他不得不接受專門的培訓。九個月后,他的成績在終考時很差,以致修道院院長決定開除他。他沒有回家,而是友找巴萊神父。巴萊神父勸說大主教允許他回去。1815813,在格勒諾勃,他終于被祝圣為神父。那時正是滑鐵盧戰役結束后兩個多月。他在那兒做了第一臺彌撒,但是還沒有聽告解的權力。來這里對他進行能力鑒定的教區代理主主教又讓他回到了艾克利,做巴萊神父的助手。又過了兩個月,他才被允準聽告解。巴萊神父是第一個請他聽自己告解的人。這兩位神父合作得非常融洽,這種關系直到18171217巴萊神父去世為止。巴萊神父的繼任與維亞納相處不來,因此兩個月后維亞疲派往亞爾斯。 

 

本堂神父主保圣衛雅(八月四日

 

  圣衛雅(舊譯若翰維雅那或維亞那S.  Joannes  maria  vosnney),一七八六年五月八日生于里昂附近的一個小村當年由于法國大革命正如火如荼,小衛雅只受過幾個月的正式教育,即被迫下鄉放牧,更由于教難期間,各地修院關門大吉,圣人雖想做神父,但不知如何著手幸好那時有一位隱藏在鄉間的神父,私下答應他教幾句拉丁語以便來日之用,可惜圣人天資遲鈍學非所用后來更為了逃兵役,曾在深山隱居多年,直至一八一○年大赦年,以廿五高齡才勉強入了小修院,兩年后又轉入大修院攻讀,準備做神父,可惜他考試永遠敬坐末座,修院不得已只好令他回家牧羊,叫他死了想做神父的那條心幸好本堂神父拔刀相助,屢次向主教呈情,主教見他天資雖鈍,但克苦及犧牲精神超人一等,才下令特許他升神父,唯一條件是他只能到窮鄉僻地去傳教

  果然,卅歲的他被派到一個名叫亞爾斯(ARS)的小村,據說當圣人帶著簡單的行囊問路時,竟無人知道亞爾斯究竟在何方!最后他在路邊遇見了一個牧童,問他知不知道那個小村,在孩子指點之下,最后終于找到了那個偏僻的地方后人為了紀念這段佳話,曾在村口立了一座紀念碑,石碑上站著圣衛雅及那個小牧童,圣人身軀微僂,左手挽著小孩,右手指著蒼天道:「你指示我阿爾斯之路,我教給你升天之道」

  圣衛雅上任時,全村僅五十戶人家,且人人手無寸金窮苦度日;可惜人窮志弱,不但毫無宗教生活,連主日進堂也只有那幾個老婦圣人過去一向苦身克己,而今更餐餐只好冷馬鈴薯,因為他一周只煮一次飯,故也衛雅任本堂時,有兩件事應該大書特書:一是他見村民雖貧,但酗酒、咀咒、說臭話等惡習,卻并不比人家少,于是主日證道時他必嚴加勸誡,希望他們早日改正村民見他自律甚嚴,也只好從善如流了一是他在告解亭上往往能洞察人心,使許多不愿告罪的人,只愿到他那里去妥辦神功,于是一傳十,十傳百,自一八二七年開始,他幾乎整天坐在告解亭上,服務來自遠方的信徒們五十年前我有幸赴阿爾斯朝圣,見那具破舊的告罪亭,好似尚見圣衛雅的人影,使人久久不肯離去!

  圣人老年時,曾受到許多精神及肉體上的折磨,尤其夜聞刺耳的尖叫聲使他無法入睡,他認為這些均為惡魔的故技,因此為了做補贖也欣然接受了可惜最后積勞成疾,像一枝蠟燭終于熄滅了,享年七十又三一九○五年宣布真福,廿年后?封為圣,并立圣人為本堂司鐸之主保

 

 

會員登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