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圣多明我8月8日

 

 

圣多明我8月8日

 

 

(多明我會會祖 StDominic)

 

1170年多明我生于加斯蒂。母親是福女亞撒(瞻禮日期也為本月8)

多明我年14歲,入巴倫西亞學校讀書。不久棄家修道,領受鐸品,參加亞斯馬大堂司祭團,該堂司祭團遵奉圣奧斯定會規。多明我熱心修務圣德,充實自己的靈修生活。

1201年,司祭團主任弟亞古當選亞斯馬主教,遺缺由多明我繼任,那時候多明我年僅31歲。

1204年,加斯蒂王亞方沙九世派亞斯馬主教弟亞古赴丹麥。多明我隨主教同往,道經郎格多,其時亞比日異端在郎格多異常猖獗。多明我等寄宿的房屋,主人也是亞比日異端信徒。多明我很憐憫這人誤人歧途,沒有機會認識真教,就向他介紹圣教真道。二人作了一夜的長談,到了第二天黎明,這人接受信德的真光,皈依圣 教。從這時起,多明我已明了天主的圣意,要他擔任這種勸化異端的偉大工作。

丹麥公務完畢,弟亞古主教和多明我往羅馬朝謁教宗依諾增爵三世,請教宗核準往俄羅斯傳揚福音。教宗對他們傳教的熱忱,深加贊許,但是他向二人指出,不必舍近圖遠,在西歐勸化異端教徒,也是傳教方法之一。二人道經西篤,拜謁西篤院長,會商撲滅異端的方策。

亞比日異端宗尚二元論,為物質本身是邪惡的,他們否認圣子降生的奧跡,否認圣事的價值。但是另一方面,他們的道德水準相當高,若干領袖人物生活很嚴肅。多明我考察了具體情形,知道教士可以用圣教傳統的刻苦精神來感化異端徒,用圣教的真理耐心說服他們,他決定獻身從事這個艱巨偉大的事業。他和異端徒舉 行了幾次辯論會,勸化了許多異端徒。

多明我發現有許多婦女信從亞比日異端,她們非常活躍,將異端的毒素四面傳播,同時有許多女子被送亞比日異端徒的女修院受訓。1206年,圣女瑪達肋納瞻 禮,多明我蒙天主默示,招募9位修女,這些修女過去是亞比日異端分子,棄邪歸正;認識異端的真相,她們從事勸化異端女教徒的工作,當然駕輕就熟,事半功倍。多明我復訓練有圣德的司鐸,講道訓人。

多明我以講道祈禱、守齋、善表,勸化異端徒。他說道:我們應當用祈禱,武裝自己,戰勝教會的敵人。教會當局三次選派他任主教,每次他都謙辭。天主欲召選他擔任另一種偉大的工作。

多明我在郎格多講道訓人,達十年之久。他領導一小批司鐸從事勸化異端徒的工作。他決定組織一個新的修會,會士除了祈禱默想,度默觀的生活以外,潛心研究圣學,傳教講道。多明我的主要目標是訓練才德雙全的講道員,以善表熏陶教友,傳揚信德。1215年,多明我的雛型修會獲得都魯士主教的批準。數月后,多明我隨都魯士主教出席參加第四次拉特郎教務會議。

依諾增爵三世教宗對多明我溫禮有加,他批準了普依女修院。教務會議通過的決議案,規定司鐸講道的義務,講道員必須遴選才德雙全的人士充任,同時以德表和言語熏陶教友。可是多明我創設新修會的計劃,一時不易獲得批準,因為這次教務會議決定:以后不準設立任何新修會。相傳依諾增爵教宗決定婉言拒絕多明我的請求 的那一天,他當夜得一奇夢,夢中見拉特郎大堂搖搖欲墜,多明我大踏步向前,將大堂扶住,轉危為安。依諾增爵對多明我的設立修會的計劃予以口頭的批準,并囑他在已獲教廷批準的各項會規中,選擇其一,作為新修會的會規。

12168月,多明我和他的16位同志(其中8位是法國人,7位是西班牙人,1位是英國人)在普依舉行會議,決定采用圣奧斯定會規。

1216718,依諾增爵教宗駕崩,何諾留三世繼任。都魯士主教將圣羅門教堂撥給多明我充修院院舍。多明我會士矢發圣愿,開始度集體的修會生活。

121610月,多明我赴羅馬覲謁新教宗。教宗頒詔批準多明我和該會會規,詔書內容如下:鑒于該修會為信德的先鋒和世界之光,朕特頒詔重予批準。多 明我在羅馬留了一段時期,過了耶穌復活瞻禮才返都魯士,他在羅馬結識了烏格利諾樞機(未來的教宗額我略九世)和圣五傷方濟各。相傳多明我和五傷方濟各相識 的經過情形是這樣的:多明我在神視中,看見吾主耶穌因世人作惡過多,大發義怒,擬予嚴懲。圣母瑪利亞為世人求情,并用手指著兩個人請圣子看。多明我認出,其中一人就是他自己,另一個是陌生人,從未見過面。第二天,多明我在圣堂祈禱,看見一個衣衫襤褸,形似乞丐的人走過來,正是昨天神視中的那個陌生人,就走 上前去,向他問候道:你是我的同伴,我們一起走吧。假如我們二人攜手共行,世界上沒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我們。兩大修會會祖相遇的這段故事,是教會歷史上值得大書特書的一件盛事。至今多明我會和方濟各會,每年兩次舉行紀念:每年多明我會會慶的日子,方濟各會派代表參加他們的會慶彌撒,彌撒后共同聚餐 聯歡;方濟各會的會慶彌撒,多明我會也派代表出席參加,彌撒后聚餐聯歡。多明我和方濟各是教會的兩大柱石,一時瑜亮,同垂不朽。

1217813,多明我會在普依舉行會議。多明我對講道傳教方法,詳作指示,敦勸會士研究學術,獲致個人的成圣,擴展天主的神國,繼承宗教的事業。他也囑會士發揮謙遜的精神,輕視自己,一心依靠天主,忍受苦難迫害,英勇地與世俗和魔鬼作戰。同年圣母升天瞻禮,多明我派遣會士往各地傳教:我們不可以 把種子囤積起來,我們應當將種子向四面撒播。四位修士派往西班牙,七位修士派往巴黎,兩位修土派往都魯士,兩位留在普依,多明我自己啟程赴羅馬。他決定往東方向韃靼人傳揚福音,但是這計劃未能實現。

多明我到了羅馬,教宗將圣息斯篤教堂撥給多明我。多明我一面忙著建立分院,一面在大學教授神學,并在圣伯多祿大堂講道。

那時候,羅馬一部分修女因院舍缺乏,無法度集體修道的生活,教宗派多明我籌劃解決方法。多明我將自己的圣息斯篤修院轉送給修女,多明我會士遷往沙勿理。 1218年圣灰禮儀,修女們遷入圣息斯篤院舍。多明我和斯德望等三位樞機在客廳與女修院院長談話,有人來報信,說斯德望樞機的侄兒諾波侖騎馬失事,腿骨折斷斃命。多明我命人將尸體抬到修院小堂來,囑唐克萊修士布置祭臺。他親自舉行彌撒圣祭,在場參加的,除三位樞機外,有修女和教友多人。彌撒完畢,多明我走 近尸體,將腿骨裝在原處,舉手向天,高呼道:諾波侖,我以主耶穌基督的圣名,命令你,站起來吧。死者立即應聲復活,站起來,傷勢完全痊愈,與常人無異。

1218年和1219年,多明我周游西班牙、法蘭西、意大利各地,到處建立修院。1219年夏季返波侖日。

1220年,教宗何諾留三世批準多明我的總會長名銜。同年圣神降臨瞻禮,多明我會在波侖日舉行首次全體大會,通過正式會規。

多明我風塵仆仆,到處講道訓人,為罪人和異教徒祈禱。多明我渴望往異教國家傳教,流血致命,為真理作證。他敦囑會士全心全意獻身講道工作。他訓練會士修養謙遜、犧牲、服從的美德、勤行祈禱。多明我常說:一個人能控制自己,便能控制世界。他認為講道員必須有博愛的精神,才能打動聽者的心靈。有人問多明我 講道用什么參考書,多明我道:愛德的書

多明我會會士的主要工作為研究圣經和教育。多明我會對圣教學術有極寶貴的貢獻。多明我被稱為近代歐洲公共教育的先鋒

多明我會士除了注意講道和學術研究以外,同時注重祈禱默想。多明我會士非常注意紀律。多明我會的迅速發展,大部分應歸功于圣人的領導有方,會士和翕合作。

公元1221年,多明我會舉行第二次全體大會,修會分成八省區。波蘭,斯堪的納維亞,巴勒斯坦,英國坎特布里,倫敦,牛津均有分院。

第二次全體大會結束,多明我赴羅馬晉謁烏格利諾樞機。回家途中,突患重病。他向會士致最后訓詞:我沒有什么遺產傳給你們,我將這幾句訓言傳給你們。你們應當發揮愛德、謙遜、神貧的精神。

多明我臨終時,門徒環集左右,念善終經。多明我于122186安逝,享年52歲。他一生修務神貧的德行,臨終時,身上穿的衣服,是瑪尼太修士借給他的。他自己的衣服穿的日子太久,沒有第二件可以更換。睡的則是另一位修士的床。

多明我于1234年榮列圣品。教宗額我略九世(即烏格利諾樞機)簽署多明我列圣品的詔書時,說道:我完全確信多明我是一位圣人,就如我確信伯多祿和保祿是圣人一樣。

 

 

 

圣道明會祖(八月八日

 

呂公

 

圣道明(舊譯多明我Dominicus)于一一七年,生在西班牙加拉諾加的一個小鎮(Calarnega),母親是一位超凡的熱心信徒,她先后曾把三個兒子獻給了教會。道明七歲時,父母把他送到叔父那里受教;這位高齡的叔父是位德高望重的本堂神父,由于對道明管教甚嚴,圣人與他朝夕相處耳濡目染,在圣德及學問上才有長足的進步。十五歲負笈巴藍西大學求讀,修完了哲學與神學。圣人讀書不忘修德,不但校中成績斐然,心靈也是超虔誠純潔。可惜慈母此時與世長辭,圣人哀痛之余,決定今后以天上母后為母,并開始日誦圣母經,給后日的玫瑰經打好了基礎。

    廿五歲晉鐸后,曾任過圣經學教授、講道司鐸、以及詠儀團之長等職。那段時期,圣人還不知天主究竟要他做什么。但不久天主的圣意開始明朗了,原來在他卅三歲那年,他受亞爾夫索皇帝之令,陪同一位名西滿的主教,赴丹麥迎接丹麥公主,以便回國后與太子成婚。那知道經過法國南部時,他們發現到處都是艾伯塔異教徒(Alligenses)。該派主張宇宙有善惡兩神,善神為萬善之源,惡神則為萬惡之本,肉體既為惡神所生,因此男女不但不該結婚,自殺乃成為偉大的英雄。此異端派,由于受法國南部各諸侯的保謢,處處竟與天主教作對,甚至連教宗派去講和的欽差大臣,最后也被他們所殺害!

道明深知事態嚴重,丹麥的責任完成后即赴羅馬,請求教宗依諾爵三世,準許他前往該地攻斥邪教并宣揚真道,教宗當然立刻做然接受。圣人回國后,花了十年工夫仔細分析邪說的謬誤,并不斷祈禱做補贖,望天主能皈依這些異教徒。可惜效果不佳,圣人目睹傳道失敗,不覺悲似中來。某日正祈禱時,蒙圣母顯示,告訴他應多念玫瑰經,藉玫瑰經才能戰勝惡勢力,使罪人回頭,反敗為勝。圣人獲此圣母的啟示乃勇氣倍增,翌日在大堂內先講天主無限仁慈與公義,再設圣母顯示經過及解釋玫瑰經的意義。

當時在場的異教徒當然不信這一套,他們一邊吆喝,一邊沖出教堂。那知正當他們出門時,忽然電光四射,電聲震耳,把他們各個都嚇呆了,于是又匆匆回堂,低著頭與眾人公誦玫瑰經。說也奇怪,那天有許多異教徒道開始懺悔,并要求重回主的懷抱。由于回歸的人愈來愈多,圣人深知獨木難支,于是開始召收會員,修會就這樣漸漸地形成了。圣人叫這座新修會為道明會,但既以勸化異端及外教人為主,因此也有人叫它為宣道會或布道會,成績卓著。

圣人最后終于鞠躬盡瘁,在匈牙利宣道時得了重病匆匆返國,不久即在波洛尼亞病逝,時在一二二一年,享年五十又一歲。死后十三年即被教宗赦封為圣人。

 

 

 

會員登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