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圣國柏(Maximilian Kolbe )8月14日

圣國柏(Maximilian Kolbe )8月14日
時代:第二十世紀 (1894-1941) 
地區:波蘭
職務:方濟會神父
類別:殉道
紀念日:八月十四日
事跡:
高比在十六歲時加入方濟會,二十四歲時接受祝圣為神父,他是一位神學博士,所提倡的圣母神學對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有所影響。高比神父曾到日本及印度傳教,后因健康理由返回波蘭。
    一九四一年,高神父被納粹德軍監禁于集中營內。因為在囚禁他的營房來有犯人成功逃獄,長官隨意挑選十人處死。其中一人大聲喊叫:「我以后都沒有機會見到我的妻子及子女了!」
    高神父雖沒有被列入那十人中,但他站出來說:「我愿意代替那人接受死刑。」長官接納神父的請求,判決以饑餓的形式處死。兩星期后,因神父仍能生存,最后他因注射毒針而逝世。
 
雷蒙˙國柏 (Raymond Kolbe) 圣高比 于1894年1月7日出生在波蘭的一個小村莊棕斯卡˙瓦拉(Zdunska-Wola),家境清寒。他的父母親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也是忠貞的波蘭人,工作勤奮。
雷蒙小時候非常淘氣,有一天,他的母親被惹火了,很生氣地說:『雷蒙,你將?頃?墑顫N樣子?』雷蒙聽了也開始思索這個問題;他去圣堂祈禱,跪在圣 母像前問了圣母同樣的問題;后?硭嬖D母親,他在教堂時,圣母曾顯現給他。圣母手上拿著兩頂皇冠,一頂白色象征純??,另一頂紅色象征殉教,圣母似乎是在問 他:『你要選擇那一個?』雷蒙的心跳得很厲害,他說:『我兩個都要。』圣母靜靜地微笑,似乎在贊許他的選擇,接著就消失了。雖然雷蒙家經常缺錢,但他父母親仍商量讓他們的大兒子方M入修院,以便幫忙學著做生意。在他們的小村莊里有一位藥劑師,這位藥劑師注意 到雷蒙十分聰明,于是教他念書。后進了當地的一所工業學校。到了1907年,他也和哥哥一起在冷波里(Leopoli) 念中學。雷蒙的數學和物理特別好,他對天文學以及太空飛行的可能性都非常有興趣,他畫了許多有關火箭的平面圖。當他在羅馬求學時,還真的設計了一艘宇宙飛船,并且申請專利。雖然在本世紀初,很少人認為太空旅行真的可行,但在今天看來這位修士的設計卻一點也不愚蠢,反而頗有遠見。方辦了一所小修院,雷蒙和他哥哥都申請入學。
雷蒙于1910年9月4日,穿上了方修院服裝(Maximilian)。在他初學期間,內心不斷受到考驗,一度曾想離開修院,迷人的科學使他遠離做神父的理想。但就在要離開時,他再一次下定決心,于1911年9月5日發了初愿。院長送他去羅馬念書。他廿一歲時就獲得哲學博士學位,后晉升得了神學博士學位。
他于1918年晉鐸,雖然他聰穎過人,但他仍重視理智不能完全解釋或洞悉的信仰。他也一再服?拈L上的指示,勝過于自己的意愿。
晉鐸不久后,他曾寫信給他方院長說:『我們生活中最可怕的毒素就是冷漠;受害的不僅是世俗的人士,在修道者之中,也有受害者。』那時,國柏神父已認清了自己的使命——就是與對宗教的冷漠戰斗。為了這個目的,他成立了圣母騎士 (Knights of Immaculata) 。
國柏神父希望能借著圣母的幫助,征服人靈,使他們能皈依基督。每個會員都要把自己奉獻給無玷圣母,成為圣母使用的工具。
1920年,國柏神父得了慢性肺結核,在療養院住了兩年。一切活動都停止了。雖然國柏神父為內心的試煉所圍攻,他仍說:『無玷童貞圣母能戰勝它,為了使她的勝利更加顯著,她要用我們這些軟弱、不夠格的人。』國柏神父說明他使命的重要性及目標,他說:『在現代生活中,魔鬼主宰了我們的生活,如此。人無法與地獄抗爭,即使是最聰明的人也沒有能力。只有無玷童貞圣母獲得了天主的許諾,她能戰勝魔鬼。』
續在卡考(Krakow)工作。『圣母騎士』開始成長,聚會的講堂很快就嫌小了;發行刊物作為傳達信息之用,也成了必要。第一期『圣母騎士』有十六頁,發行人在前言中寫道:『由于缺少資金,我們無法向讀者保證此刊物能定期出版。』但是他們往往會在緊要關頭收到捐款;『騎士』也得以繼續其使徒工作。不久,修士們得到一塊地,他們又買了印刷機,于是有了第一個無玷圣母城 (City of the Immaculata) ,專門以出版刊『圣母騎士』刊物,以榮耀天主及無玷之母。
『圣母騎士』的發展十分迅速。到了1938年已經有762名修士,大多數為印刷上的專家。到了1939年,『圣母騎士』已發行了將近一百萬份,另外還增加了幾份期刊。在1939年代初期,國柏神父經常到各地去推?V此刊物。他先到日本,在那兒工作了一段時期。他的個性吸引了許多人志愿替他將文章譯成各國文字。他常常提醒修士,不要把這工作看成營利事業。他認為這工作是為了拯救人靈。他也堅守神貧,為所有的工作人員奉獻。1939年,國柏神父奉召由日本回國負責一個支會。他被任命為『圣母城』的院長。當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德國最I波蘭后,這份使徒工作立刻成為德國仇視、攻擊的目標。但國柏神父仍平靜地對他的修士 們說:『真正的圣母城就在你我心中。』他曾被蓋世太保(Gestapo) 抓去,又于1939年12月釋放。1941年 2月他與四位神父再度被捕,監禁在華沙(Warsaw)。由于肺炎,一直住在看護所內。1941年 5月28日,國柏神父與另外320名犯人被移送到奧希維?(Auschwitz)集中營。
起初國柏神父被指派擔任清掃工作,不到三天,司令宣布顏f『教士們跟我一位叫克洛特-加龍省-加龍省-加龍省(Krott) 的部屬說:『把這些無用的畜生,社會的寄生蟲帶走,讓他們看看究竟什么是工作?』于是他們開始搬運石頭,建火葬場的圍墻,教士們受到特別殘酷的待遇。
有一次,國柏神父在遭到重打之后,被關在一堆柴堆下等死,但是他的難友把他背回去,他慢慢地又恢復過來。
一位名叫柯先寧(Koscielniak) 的囚犯后,非常悲觀失望,我們當時國柏神父的態度。國柏神父曾鼓勵犯人,勸他們要勇敢地忍耐,天主會因他們的受苦而為他們預備更好的生活。國柏神父說『他們無法殺害我們的靈魂.... 他們無法剝奪我們做為一名天主教徒的尊嚴。我們不會屈服。當我們死時,我們會平靜地死去,把自己交給天主。』由于國柏神父公開承認他是天主教神父,他受了特別多的苦,包括挨打、被狗攻擊,擔任最臟骯粗重的工作,以及搬運尸體。最后他不堪勞累,得了肺炎,只好住進看護所。雖然他的情況很來很糟糕,但據一位在那兒的神父說,國柏神父經常低聲說:『為了耶穌基督,我愿受更多的苦。』他給每位臨死的囚犯有條件的赦罪、聽囚犯的告解;為囚犯祈禱,和他們談話。另一位在看護所的犯人回憶說,他和其它幾個犯人常在晚上偷爬到國柏神父床邊辦告解,求得安慰,國柏神父低聲說:『憎恨一無好處。我們的悲傷是必須的,這樣,在我們之后的人會快樂。』國柏神父懇求患難者寬恕迫害他們的人,并且以善良戰勝邪惡。
有一位在十二區為犯人治病的醫師作證說,國柏神父總是等其它的人都診治過之后,才上前求診。這位醫師說:『他做天主仆人的德行和一般人不同,不是一時沖動,而是一種習慣,與他的人格緊緊地交織在一起。在奧希維?我還沒有看到其它像他這樣英勇的。』國柏神父的病一好,就被轉送到十四區去田地里工作。七月里一個犯人不見,點名時,少了一個犯人。集中營里的規定是如果不能找回這個失蹤的犯人,就要殺死十個犯人,作為懲罰。第二天早上同一室的犯人在酷熱的太陽下站了一整天,那天晚上點名時,逃犯仍未找回,菲斯克(Fritsch) 司令官就到隊伍中挑出了十個犯人,這十人一邊哭叫一邊被警衛拖了出,士兵高尼再(Gajowniezek) 士官哭喊著說『我的家人該怎么辦呢?』接下一生的事,是由當時在場的幾位目睹者所寫下的:
國柏神父靜靜地走出隊伍,脫下帽子,站在司令官面前。司令官驚奇地問道:『這波蘭豬到底要干什么?』國柏神父指著那位被宣判的波蘭士官說:『我是一位波蘭的天主教神父,我愿代替他死,因為他有妻子兒女。』在場的人都很害怕,他們相信司令官會大怒?拒絕他的請求,要不然就是下令把兩個人都處死。但司令官卻沉默不語,他面對著這位勇敢的神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們不知道,但令人驚訝的是他竟答應了國柏神父的要求,高尼再士兵又排回隊伍中,神父代他赴死。
國柏神父與其它九名犯人被關進挨餓牢,在進去前,他們必須在警衛前脫衣服。警衛殘酷地嘲笑他們說:『當你們再出去時,你們會干得像樹根一樣。』開始,這十名犯人既沒有食物也沒有水。國柏神父的英勇精神給管理這地下室的譯官兼書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他把這最后幾天的情形都記載下來。警衛每天都給國柏神父查房,這間牢房沒有悲泣聲,卻有喃喃的祈禱聲。神父帶大家念玫瑰經、唱圣母歌。警衛不在時,書記就溜進牢房,見犯人非常專心地祈禱,以致沒有注意到警衛的返回,他們的祈禱常被警衛粗暴的叫喊聲打斷。由于饑餓,有幾個犯人忍不住像動物般地爬到牢房門口向警衛討東西吃,卻被兇狠地踢開。但在這段期間,國柏神父一直很堅強,注意到國柏神父一直低聲地念著禱詞,他已沒有力氣大聲祈禱了。兩星期過去了,十個人中只剩下四個人還活著。由于警衛還要用這間挨餓牢房關其它犯人,集中營內執行死刑者就為四人各注射了一劑致命的石炭酸。
當他們走向,神父把左臂伸出來讓他們打著。神父去世的那天是八月十四日,圣母升天瞻禮的前夕。早先在圣城時期,當一名工作人員去世后,國柏神父為他寫了墓志銘,現在剛好可引用在國柏神父身上『他沒有為自己留下任何東西,因為他把一切都獻給了無玷圣母。
1971年10月17日,教宗保祿六世將國柏神父封為真福。1982年10月10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將他列入圣品 -- 一位殉道圣人!教宗以不可思議而又出人意料的方式宣布的白色皇冠,他也在天主內贏得了代表殉道的紅色皇冠;成全了當年那個十歲小男孩的選擇。
那曾因國柏神父的替身而得保全性命的高尼再先生后來出獄,與家人相聚。國柏神父被封為圣人的那天,高尼再也參加了國柏神父的祝圣大典。 
 

 
 
會員登入
×